伍陆。 宁静的我  

宁静的我

宁静的我 ! 

哦,言语比噪音更分散我的注意;因为文字需注意力,然 噪音只需充斥耳朵,而间歇性噪音比稳定的声音更让我心烦。 

为强迫我的思想集中,不让它迷失在己之外的事物上;前提是内心没有干扰,前提是恐惧不会与欲望冲突,前提是吝啬和奢侈不冲突。  

如果我情绪一片哗然,一个宁静的社区有什么好?,因为当理智还没有放松时,是找不到真正的宁静。 

真正的宁静是一个未受扭曲的心灵在放松时达到的状态。   

有时候,安静意味着不安;因此你可以确信,当贪婪和野心隐藏在表面健全的伪装背后时,它造成的伤害最大。 

当你没有听到任何噪音,无论是奉承还是威胁, 当没有任何言语能将你抖落,那你就可以与自己平静相处。  

宁静与学习 

对于一个为了学习而与世隔绝的人来说, 如果我不认为与学习相关的安静比其他任何东西更重要,我就该受谴责! 

我住在一个温泉场的上方, 想象一下,有多少各种噪音回荡在我耳边!,所以想象一下这种声音的种类,它们强烈到足以让我憎恨我的听力!,再加上偶尔吵闹的人或总喜欢在浴室里大声说话的喧闹,或者那些在池里大声游的狂热分子。  

所以你会问:在这么多噪音中,如此各异而不和谐,你的神经有多坚强或耳朵有多迟钝,你的思维才能坚持下去?,但我向你保证,这种喧闹对我来说就像海浪或落水声一样。   

言语似乎比噪音更能分散我的注意力; 因为言语要求注意力,而噪音只需填耳并袭击它。   

在不分心的噪音中,包括经过的马车、同一幢楼里的机械师、附近的锯刀磨刀工或在滴水喷泉呼喊而不是唱歌的声音;  此外,间歇性的噪音比稳定的声音更让我心烦。   

因为我强迫自己专注,不让思维转移到外界事物;只要内心不受干扰,只要恐惧不与我心中的欲望纠缠,只要贪婪和奢侈不相互抵触,一方不骚扰另一方,外界可一片混乱。 

如果我的情绪处于混乱之中,那么安静的社区有什么用呢?, 夜幕降临时,全世界都陷入了沉睡,但这是不真实的,因为当理智没有让人放松时,是找不到真正的歇息。  

真正的宁静是一个未受扭曲的心灵在放松时达到的状态。  

想想那个不幸的人,把自己宽敞的宅邸交给安静,以便寻求睡眠,以至于他的睡眠不被任何声音打扰,命令仆人队伍保持安静,并要求谁来都要轻轻地走;他在焦躁中左右翻滚,寻找不安的睡眠。  

他抱怨听到了声音,其实根本没有听到,你问为什么吗?,因为他的灵魂处于混乱之中,必须被安抚,因此不能认为当身体静止时灵魂就处于平静之中。 

有时,安静意味着不安。 

因此,当我们陷入无法控制的懒惰时,必须振作起来采取行动,经常忙于对我们有益的兴趣。 

 
当将军们看到兵将叛乱时,会通过劳动或者让他们忙于小规模的进攻来约束他们。  

很明显, 忙碌的人没有时间放纵,而闲暇的罪恶可以通过努力工作来消除,这是显而易见的常识;尽管人们可能经常认为我寻求独处是因为我对政治感到厌恶并对我的不幸地位感到后悔,但在恐惧和疲倦驱使我退隐的过程中,我的野心有时会还会重燃。  

并不是因为我的野心已被根除,所以它减弱了,而是因为它疲倦了或者甚至因为计划失败而愤怒。  

对于奢侈也是如此,有时它似乎已离去,而当我致力于节俭时,它又开始困扰,在我的经济地水平中寻求只是抛弃但没有谴责的快乐。  

事实上,它来得越隐秘,力量就越大,因为所有不隐藏的恶习都不那么可怕; 当疾病从隐蔽中爆发出来并显示出它的力量时,它已经在治愈的道路上。  

因此,对于贪婪、野心和其他心灵的恶习,您可以确定,当它隐藏在健全的伪装背后时,它造成的危害最大。  

人们认为我已退休了,但事实上并没有。因为如果我们真诚地退休,发出撤退的信号,蔑视外在的吸引力,那么正如我上面提到的,没有外在的事物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没有人类或音乐能打断我的思想,当它们变得坚定和确定时。 

对于起初受到文字或偶然声音影响的心智来说,它是不稳定的,并且还没有回到自身,它本身包含着一种焦虑和根深蒂固的恐惧,就像维吉尔说的那样:  

我,以前没有一枚箭能让我逃跑,也没有步兵的队伍威胁到我; 现在我对任何声音都颤抖,害怕空气,无论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我所承受的负荷。 

这个人的第一种状态时是明智的;他不惧怕挥舞的矛,也不惧怕敌人的盔甲,更不屈服于受灾城的喧嚣。   

第二种状态的人缺乏知识, 害怕担心自己的顾虑, 听到任何声音都会感到苍白;稍有风吹草动,就害怕得喘不过气来。 

是他所承受的负担让他害怕。  

从你喜欢的贵人中任选一个,追随着他的众多责任,承担着他的重担,你会看到一幅维吉尔英雄形象,既担心孩子,也担心他们承受的负担。  

你可以确信,当没有噪音传到你身边,不管是奉承或威胁,没有语语让你忘了自我,或者只是毫无意义的喧闹声,你可以确信你是与自己和平相处的。  

那么,你会问,有时避免喧嚣难道不是更简单的事吗?,我承认这一点,因此,我会改变我目前的生活。只想测试自己,锻炼自己。  

当尤利西斯为他的同志们找到了如此简单的治愈方法,我为什么还要再被折磨呢?   

再见了,塞内卡,坚道学。